当前位置: 首页 > 两性话题 > 我女朋友是花俏处女在出租屋里我们发生了关系

我女朋友是花俏处女在出租屋里我们发生了关系

花俏处女 | 2018-01-23
  在当今这个时代,处女是非常罕有的物种了,而我曾经两位女友都是花俏处女,这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情。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和女友在炎热的出租屋结束了她的第一次,让她从花俏处女变成了性感熟女。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的感觉和场景再次涌上了心头令我不能自拔。

那天是5月28号,一个听起来挺吉利的数字,可是却让我倒了一次霉。因为那天我中午回学校的宿舍拿东西的时候发现我一直挂在床头上的一个包不见了,而那个包里装的是我当时所拥有的最贵重的物品——照相机。我问遍了宿舍里的同学,他们都说没看到。

由于这期间我很少回寝室,因此我连这个包是什么时候不见的都无法确定。在前思后想了一大圈后,我终于承认了——我的相机被人偷了,不是别人,就是我们寝室的室友——我靠,我真傻啊,我只知道女寝有小偷,而且是寝室里的室友,没想到我们男寝也有啊。我他妈的比祥林嫂还傻啊。
花俏处女
由于那天下午没有课,于是心情败落的我把余婷叫了出来,在那间出租屋里告诉了她这个令人心碎的消息。余婷的表现很淡定——后来她对那天的淡定是这么解释的:“那时我和你又没什么关系,别人丢了东西凭啥让我伤心啊?”我靠,咋就没一点同情心呢。

不过那天余婷现实的表现和她的这个说法不同,她对还在唉声叹气的我温柔的说说:“来抱抱你,别伤心了,宝贝。”那时余婷还不知道,正是这句话,彻底结束了她守身如玉的生涯。

余婷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坐在床上的,她站在我的对面。我把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由于余婷个子挺高,因此我是把头埋在余婷乳房的下半部分的。这个镜头在外人看来很像刚刚生下来拱来拱去抢着吃奶的小猪。本来我是想在女人的怀里好好伤心一下的,但是我没成功,因为余婷软软和和的胸部一点都不让我伤心,反而让我冲动。

于是我把余婷放在床上,一边吻她一边脱她的衣服。余婷问我:“你要干嘛?”我说:“睡觉。你让我在被窝里抱抱你”。余婷想了想说“好吧,我自己来,我怕你有坏心”。于是余婷自己脱掉了外衣迅速的躲进了被窝里。

最初,我还是挺遵守诺言的,真的就是抱着暖暖的余婷想要睡觉,可我真的睡不着啊。因为余婷那光滑滑的长腿搞得我把她越抱越紧,于是我连哄带骗的,把余婷变成了一个赤精精的可人儿。我不知道是我天生就喜爱乳房还是余婷的乳房长的真的很漂亮,总之,打那以后,只要是和余婷独处,她的乳房就成了我唯一的贪恋。

那一天,余婷也看出了一点端倪,在我伏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甚至有点严肃的警告:“只能碰碰,不能放进去哦!”我很郑重的答应着:“就蹭蹭”。但我的身体已经开始用力了。余婷已经痛得几乎跳了起来,头重重的撞了一下床头的栏杆。她有点哀求的说:“别弄了吧” ——开玩笑,换谁到这个份上能不弄了啊,于是我开始抽动。一切沉寂后,余婷有点委屈的说:“出血了”,我还喘着气,说“嗯”。那时我还不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幸运的人啊,幸运到可以被别人嫉妒或者仰慕。因为,我先后的两个恋人都是处女。是的,处女——一种在当代越来越稀少的物种。
花俏处女
和当年和若美在一起的情节一样,不久我和余婷又来了第二次,不过,这一次余婷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买一盒避孕套。原本我认为这只是个小小的任务,但走到药店门口我才知道,这个任务对我来说有多么艰巨。那一天,我在药店门外磨磨蹭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烟都连续抽了3根。才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一进门,一位40岁上下的女人就问我要什么。我没好意思回答她,直接走到了买计生用品的柜台。指着一盒价值5元的避孕套说,“给我拿一盒”。然后迅速地付了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出了门。

回到出租屋之后我们在研究避孕套到底是怎么使用的,我们像好奇宝宝一样拆开了第一个,想望长枪套上去的时候发现套不进,无奈之下只能看说明书。看完说明书知道怎么戴后,我们并没有接着来第二次,因为这么神圣的一刻,我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来临一样。

后来忍受不住了套好了生命中的第一支套后,我和余婷开始了第二春。不过那一次我们进行的却异常的不顺利。因为我感觉余婷明显没有第一次那么润滑,最后干燥得我抽拉都要用很大力气。余婷率先感觉到痛了,实话说,我也痛。但我仍然没有放弃。

到我感觉真得干燥得快没法移动想要放弃的时候,余婷突然变得很润滑了。这让我开始兴奋起来)。不过那天我们拔出来的时候,我和余婷都笑出了声音——在捅破了余婷的处女膜之后,我把再接再厉地把那个套也破了。

对了,那天余婷问了我一个十分重大而且也十分严肃的问题,她说:“你到底是不是处男?”我一本正经的承诺:“我是处男”!不过还有半句话我是在心里说的。因此我那天并没有对余婷说谎,我的那句话连贯起来是这样的“我是处男——不过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夏天就在我们的不经意中来了,我必须要忍受东洲那令人窒息的热浪的侵袭了,幸运的是,这个夏天我已经不需要再忍受荷尔蒙的煎熬。那段日子里,我和余婷穿得都很少,因此她裸露在外的肌肤总是能撩拨起我莫大的性欲。

那年夏天也是我性欲最旺盛的日子,余婷那色彩斑斓的身体让我时刻想在她身上运动,是的,余婷的身体色彩斑斓,因为雪白的皮肤是底色,两粒粉嫩的突起是点缀,而下面的一抹黑色则是重点。于是面对着片斑斓,我常常是象农民扛着犁巴一样把余婷的那双长腿往肩膀一搭,然后在那片黑色的土地中耕耘——那是一片让我迷恋的热土啊。

虽然现在我与余婷已经分手很多年了,而我现在也结束了学生时代出来工作了,那些年在出租屋第一次尝试到禁果的余婷不知道往后的日子怎么样呢,其实我有时候也挺怀念她的,毕竟是我第一个花俏处女女友,但是分手了的话就不用打扰啦,毕竟过去的事情让它过去吧,一切如风!